2024/3/2 21:25:29 设为首页 加为收藏
 
 
盟员风采 >> 信息正文
古城幽巷访前辈
页面功能: 【字体: 】   时间:【2014/5/29】  编辑:【管理员】  【关 闭】  【打 印

 

2005年4月19日,一条幽深的小巷将我们带到张哲如老人的门前。

远远地,我们就看见一位硬朗的老人在一幢楼前漫步,仲春的阳光洒在老人的身上,安详而宁静。站在我们面前的就是在六安乃至全国民盟界颇有名气的老人——张哲如先生。

今年93岁的张老衣着朴素,甚至可以说是随意;一双眼睛有些昏花,但是沉静而深邃。在这古城幽巷里遇到这样一位老前辈,而且是六安民盟泰斗级人物,不禁让人激动,且浮想联翩。

“张老,您好哇!”

“好、好!你是谁呀?”

“我们是民盟的同志,来拜访您老人家的。”

“呵呵,好啊好啊!欢迎你们,请屋里坐屋里坐。”

家,是再普通不过的家,但是,迎面而来的是一股书香。墙上的名人字画,桌上的瓷器杯盏,都是古老而典雅的。

一坐下,老人便打开了话匣子。“我是1913年出生的,……”

由于恰逢抗战胜利六十周年,我们着重对老人在抗战时期的活动作了详细的采访。

“七七芦沟桥事变时,我还在合肥师范学校读书。十一月我便追随温济泽先生来到上海,温先生当时是复旦大学共青团书记,九一八事变时,他曾经被捕,45年获释。我和他一起投奔他的叔叔温从信先生(上海某县的县长),他是与张治中先生一起抗日的战友。

“我们还没有找到温从信先生,上海就沦陷了。我们于是就回到南京,镇江是当时的省政府所在地,那里的人告诉我们,温从信先生到了六安。我们又赶回了家乡。温先生当时担任六安地区专员。我们便参加了他在六安举办的’抗战训练班’。

“训练班结业后,成立了九个抗日救亡宣传工作队,我是第四小队的队长。我们一路从独山到苏埠再到金寨,工作积极性特别高。记得在去金寨的路上,我写下了那两首《七律》,后来被收藏到文物管理所,现在六安市博物馆成列室里。

“(一)

声声炮响六安沉,家破乡亡惨痛心。

颠沛饥寒知己少,漂流浮浪入山深。

妻抛怕睹嫦娥影,亲别难传鸿雁音。

唱道松花江上曲,教侬肠断泪淋淋。

(二)

身世飘零似转轮,流亡山壑避强邻。

淮阴乞食逢漂母,张俭无家只靠人。

顾影自怜增感慨,望洋兴叹倍思亲。

凄凉最是三更里,梧叶秋风怅我神。

“记得三九年在金寨的一所小学里,农历八月十五,飞机就在头顶上飞,那心里真不是滋味,也更坚定了我的抗日决心。

“第二年正月初三,我们回到了六安,联系上了中共党员周新民同志(原名周振飞),他当时是十人小组救国会的成员。

“《战时文化》创刊了,我在防空洞里写下的《日寇对华经济宰割的回顾》就刊登在第一期上。我当时是入党培养对象。后来又陆续写了《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》等进步文章,同年,认识了章乃器同志(七君子之一)。

“抗战胜利后,留在金寨的共产党通讯员成立了经济委员会,我任立黄办公室主任。这期间,我到舒城等地联络地下党,做了不少具体工作。

“48年春,我加入了中国民主同盟,是六安民盟组织最早的’三人小组’之一。我的介绍人是王铸之、金白描同志。48年冬,我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,在皖西三分区三兵站任干事、副股长,后来又支援大军渡江。

“新中国成立后,成立了省茶叶公司,我就一直从事茶叶研究,并有多本专著。直到离休,都是茶叶公司的经济师。

“政治上,党和政府给了我很多荣誉,曾任原六安市第二届人大代表、政协委员。学术上,政府亦支持我出了两本诗集,并推选我为皖西诗词学会理事、省诗词学会会员、楹联学会会员等职。”

交谈中,张老的侃侃而谈让年轻的我们肃然起敬,老人家虽然没有什么豪言壮语,但是我们可以想象出当年纷飞的战火和激情燃烧的岁月!我们不仅了解到哲如老人革命的足迹,而且还有幸感受到一位爱国诗人的情怀。最让我们感到惊异的是老人的思维是那样敏捷清晰、出口成章!

“老人家,在生活上有什么困难吗?我们可以向上级领导反映一下。”

“不要不要,我很好。感谢共产党,感谢民盟同志们对我的关心。你们看看,牛奶给订了,送到家了。有报纸,有杂志,天天还有邻居陪我谈心聊天。从国家对老人的照顾就能看出它的繁荣与和谐的,我感到很满意很幸福。”

我们的采访即将结束,老人又把他为抗战胜利60周年而作的诗“唱”了出来:

吞噬鲸鲵祸海东,芦沟七七水流红。

大刀杀敌垂青史,壮士捐躯化白虹。

打击汉奸消隐患,动员民众抗穷凶。

儿童妇女齐参战,胜利已经六十冬!(朱学语)

 
地址:六安市梅山南路政务中心三楼 邮箱:mmlasw#126.com (发送邮件时请将"#"改为"@") 电 话:0564-3933398
皖ICP备12017824号-1 主办单位:中国民主同盟六安市委员会 技术支持:金蜘蛛网络